快遞不進村網上買賣難 網購“最后一公里”如何打通?

2017-08-14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和城鄉人員流動加劇,網絡購物在農村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由此引發的鄉村快遞投訴在12345市民服務熱線受理量中的比重越來越大。記者采訪了解到,由于運營成本高、市場需求不集中,目前,快遞公司的網點止步在鄉鎮一級,鄉村“買難”、“賣難”的現象普遍存在。

  

  A 快遞不進村 網上買賣難

  

  家住平陰縣刁山坡鎮江莊村的孫先生稱,近日,他在網購平臺上買了一雙鞋,收貨地址寫的是家庭地址。但令他意外的是,幾天后快遞公司給他發短信,讓他去鎮里的一家快遞網點取貨,而他家距離網點三四公里。“為了圖方便我才選擇網購,去鎮上取貨,還不如去那兒直接買呢。”孫先生稱,現在他們村的年輕人基本都會網購操作,但因為快遞不能送到家的問題,很多人都放棄了。

  

  因為大部分物流不進村的問題,網銷農產品也受到很大制約。孫先生的一位朋友是野雞飼養戶,村周邊超市的野雞蛋全部由他供應。今年初,他曾嘗試在網上售賣野雞蛋以增大銷量、擴大養殖規模,但不到10天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村中沒有物流,加之網上購買雞蛋的客戶并不集中,利潤幾乎全部耗費在往返村與鎮之間的路上。

  

  8月11日上午,槐蔭區鄭家店村村南的商店老板李女士告訴記者,她的商店幫圓通代收快件,每天鄭家店村光走圓通快遞的就有二三十個快件。而位于她店鋪南側的一處“菜鳥驛站”每天能夠收周圍幾個村莊的快件達兩三百件,其代理人鄭先生表示,有的村距離他們這兒五六公里。

  

  B 電商巨頭農村市場“鋪路”難

  

  物流問題同樣困擾著鄉村電商發展。“最后一公里”難題成為擺在快遞下鄉、電商下沉面前的障礙。

  

  為了盡早占領農村市場,各大電商平臺將打造完善的物流體系視為重點。京東在2014年底開始在配送部門上線了農村電商項目組,主要原因是京東意識到大家當時關注度比較高的一線城市已經成為紅海,農村市場則是一片空白的藍海。市場固然可觀,但物流同樣重要。對此,其相關負責人王輝曾公開表示,農村電商項目之所以放在配送部門,是因為只有物流先下沉才能帶動商流。

  

  阿里巴巴同時也啟動了向農村地區下沉“菜鳥鄉村”項目,該項目計劃3年內與本地化的物流合作伙伴一道,共同建設成為覆蓋中國廣大縣域及農村地區的平臺型綜合服務網絡;同時為城鄉消費者、中小企業、電商平臺提供商品到村配送、縣域間流通、農副產品銷售流通及各類商品安裝維修的綜合性解決方案。按照阿里集團的布局,他們計劃將在3至5年內投資100億元,建立1000個縣級運營中心和10萬個村級服務站。

  

  但目前,這一目標還遠未實現。雖然電商企業為了搶占農村市場,正在絞盡腦汁地完善著鄉村物流體系,但到目前為止,農村地廣人稀、分布零散、貨物難以集散以及返程空載的現實情況很難在短時期內改變。

  

  C 成本高市場小致快遞下鄉難

  

  就鄉村物流問題,圓通、申通等多家快遞的客服人員均表示,目前網點只是分布到鎮級,很多區域的農村快遞無法送到,需要村民自己提取,即使是生鮮貨物,快遞公司同樣不下送。

  

  8月10日下午,申通快遞工作人員王先生表示,對于相對發達的農村區域,網購者數量不少,而且送貨距離也不是很遠,原本在快遞公司配送范圍內。但快遞員根據收貨地址找到戶主相當耗時。因此部分快遞公司會把貨物送到村附近的超市等店鋪,以盡可能解決村民取貨難的問題。

  

  而對于偏遠的農村地區,王先生稱,幾乎沒有快遞公司會送,主要原因是運營成本太高,市場需求不集中。一般發一單快遞,網點能賺1元左右,有些農村快件距離網點一二十公里,如果送到家油錢都不夠。并且大部分快遞下鄉都是單行,上行時幾乎是空載。而城市市場比較集中,運營成本低,很多快遞網點擠破頭也往里扎。

  

  鄉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問題,王先生認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物流企業在控制成本,現在大的物流企業很少有農村快遞網點。

  

  D“兩段式三級物流體系”或可破局

  

  那么關于鄉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問題到底如何解決?山東省物流與采購協會執行會長王國利告訴記者,如果100個快件分給10個快遞公司配送,那么這10家企業都不賺錢。而如果由一家快遞公司配送,那么這家公司很有可能是盈利的。此外,鄉村物流大部分是單向的,很少有農產品上行和工業品下行同時存在的情況。目前國內大品牌物流企業為了盈利將貨物運輸到鎮或縣級,基于此“兩段式三級物流體系”是解決鄉村物流比較好的方式。

  

  “兩段式三級物流體系”是指,大品牌物流企業負責將貨物從源頭運輸到縣級,而小物流公司負責將貨物從縣級運輸到鄉級,最后運輸到村級,充分發揮大小物流公司的優勢。王國利表示,目前大品牌物流公司進不了村,而小的物流公司出不了縣。該體系不僅能減少成本,解決鄉村物流“最后一公里”問題,并且能為當地帶來一定就業。

  

  目前,我省有幾家運用此模式比較成功的案例,山東傳寶物流園便是其中之一,該項目是以物流+互聯網的創新模式實現沂水及周邊縣區的農產品進城和工業品下鄉。信息服務大廳是該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配備了先進的電子交易系統、結賬系統以及完善的信息采集、電子結算等功能,為物流園提供信息交互、解說指引等功能,讓農產品交易、物流運送更加智能、便捷。

  

  然而,“兩段式三級物流體系”存在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即大品牌物流企業與小物流公司的物權轉移問題。王國利表示,如果雙方對物權轉移未作約定,貨物在運輸過程中遇到差錯,針對貨物保險問題雙方有可能會產生糾紛。因此,大品牌物流企業與小物流公司之間非常有必要簽訂物權轉移協議。


新时时彩每天时间